客服:
技术:
QQ:
地址:
邮箱:

必发888

“线上留学”:知翼通航公司仍在继续的骗局
html模版“线上留学”:知翼通航公司仍在继续的骗局

  “线上留学”:仍在继续的骗局

  记者/李想俣 实习记者/张蔚婷 陈锴跃 谢紫怡

  编辑/刘汨

  知翼通航公司已经人去楼空

  “还在为积分落户发愁吗?在职读海外硕士MBA也可以落户加分。学制短,最快仅需1年,省时又高效,可享硕士积分落户政策,落户可积26分。”

  这是北京知翼通航技术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知翼”)发布的招生广告,勾勒出一幅美好的愿景:无需出国,只要通过“线上教学”方式,就可以拿到国家认可的海外文凭。

  被吸引来的学员们缴纳了少则15万多则30万的学费,但在课程开始之后,问题渐渐显露:授课内容粗糙、不同学校的“外籍代表”是同一个人、录取通知书发自国内邮箱......最让学员们无法接受的是,他们所获得的文凭并不能得到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的认证。

  今年春节过后,北京知翼公司突然人去楼空,据400多名学员组成的维权群粗略统计,涉及的学费总额超8000万元。3月22日,最早报案的学员收到了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出具的《立案告知书》,该公司因涉嫌合同诈骗,已被立案侦查。

  学员收到的录取通知书

  昂贵的“线上留学”

  “免试入学,海外硕博,中留认证,积分落户……”2021年7月,网上的一则广告推送引起了陈雪的注意。在此之前,不能在北京落户一直是她的一块心病,已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一直借读,医保和社保均无法办理。“眼看孩子快要上初中了,总不能让他回老家读书吧。”

  陈雪形容,那时的心态已经有些“病急乱投医”,她拨通了广告上北京知翼的电话。很快,自称是法国克莱蒙高等商学院中方办公室的顾老师添加了她的微信,并为她分析了落户北京所需的积分条件。

  “我现在99分,因为只有本科学历,所以只加了10分,”陈雪回忆道,“她告诉我,多一个博士学历可以加13.5分,这就离落户不远了。”紧接着,顾老师给她发来了法国克莱蒙高等商学院的资料,并推荐她攻读医疗管理博士(DMHI)学位,采取线上教学,在国内就可以完成。学费方面,顾老师告诉她总共需要52万元。

  陈雪心里犯了嘀咕。她曾了解过其它机构的线上留学项目,虽然可以取得毕业证,但均无法获得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的认证,因而费用都只在5万左右。对此,顾老师向她承诺,北京知翼可以解决认证问题。

  见陈雪犹豫不决,顾老师随即邀请她到北京知翼的办公地点实地参观、试听。北京知翼在毗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致真大厦,公司门口显眼位置挂着“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通航产业技术研究中心”的铭牌。从一见面开始,这位顾老师就反复向陈雪强调公司的“北航背景”。

  因为北京知翼宣称的“背靠北航”,包括陈雪在内的众多咨询者对这家公司有了信任。北京知翼销售人员提供的课程介绍称,北京知翼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共同组建“北航-北京知翼通航产业技术研究中心”,公司法定代表人王辉出任该研究中心主任。学员刘宇坦言,这是他最看重的一点,在网上查阅相关信息后,他认为该研究中心确实存在,“至少他在北航有任职,而且线下课程也有北航教授任课。”

  北京知翼一名前员工告诉深一度记者,管理层告诉他们,公司曾与北航共同搭建了通航产业,是依靠与北航的合作起家的。

  一位学员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纪委工作人员的通话录音显示,北航近期接到多名同学关于北京知翼的询问电话。电话中的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与北京知翼公司并无联系,王辉目前也并未在北航任职。经了解,该公司教学项目中的北航教师授课均系个人兼职行为,与学院、校方无关。据她个人掌握的情况,王辉及北京知翼公司此前或与北航在其他方面进行过合作,但与留学招生无关。

  学员收到的合同明确承诺学位会得到国家认证

  露马脚的课程和offer

  距离致真大厦不远处的唯实国际交流中心,是北航校办企业经营的酒店,酒店的会议室被北京知翼作为上课地点,犹豫中的陈雪被邀请来这里参观。

  她感觉,这里与其说是固定教室,更像是临时租用。正在授课的是一位自称来自北航的教授,边上还“有模有样”挂满了留学项目的开学典礼、结业仪式以及学员毕业证等照片。

  试听后,顾老师又上来和她拉家常,在对方精心准备的话术下,陈雪有些动心。顾老师不失时机地表示可以帮她额外申请最高12万元的奖学金。一番“推心置腹”后,陈雪选择了报名。

  在先期支付了24.6万元学费后,陈雪收到了来自法国克莱蒙高等商学院中方办公室的录取通知邮件。依照课程安排,陈雪共需修读三年。第一年为硕士课程,第二年和第三年为博士阶段的课程。而关于上课时间则没有详细说明,只在课程介绍中提到,因疫情等不可抗力因素,上课时间以实际通知为准。

  2021年9月18日,陈雪等来了第一次课。授课者自称是北航的赵教授,课程内容为医疗行业的法律与管理。一堂课下来,陈雪觉得课程及安排很不专业:一方面,开课之后根本没有班群,上课都是教务老师临时一对一通知,班级也是十来个不同项目的学员拼凑起来的。另一方面,老师授课主要是案例讨论,也没有进行原先提到的课堂考核。陈雪直言“简直是在浪费时间”。

  对课程提出质疑的并不只有陈雪。北京知翼运营的另一个项目??法兰西英科高等电子与数字学院2021年6月班学员王乐表示,他从未上过直播课,去年6月到10月,他所在班级一共上了两节直播课,但并非每个人都能进入zoom直播间。开学后,应班主任要求,王乐的班级被分为9个组,每组6到7人不等。每逢直播课,组内成员需推选2人参与直播课,剩下的同学只能看课后回放。

  王乐回忆,当时就有同学质疑这一安排,但即便这样,课程也没能持续很久。进入十月,直播课取消,北京知翼教务人员向王乐所在班级解释,由于法国疫情,老师居家上课不便,效果欠佳,全部转为录播课。

  学员们还发现了更多的异常,王乐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2021年7月3日,一名同学在班群里质疑,“咱们和克莱蒙是共享课程吗?这个课程怎么在克莱蒙的页面也有?”还有学员扒出,克莱蒙商学院和法兰西学院两所不同学校开学典礼上的学校代表,竟是同一个外国人。

  学员们拿到的录取通知书也存在问题。法兰西学院MBA 8月班学员刘宇告诉记者,他前后收到过两次录取通知书,但公章的颜色不一样,前一份为蓝色,后一份为橙红色。通知书的落款也不同,伟德国际网址,前一份标注“MBA ISEN Admission Office”,后一份写的却是“ISEN MBA Admission Office”。

  同项目学员高云则表示,他在面试的第二天就收到了预录取及学费缴纳通知。在完成学费转账后的第二天,他便收到了正式录取通知书。“现在想来,这一切都快得异常。”而且,他所获offer的发件邮箱并非法兰西英科校方的教育邮箱,而是挂着北京知翼公司的后缀。

  引爆、跑路与维权

  2022年1月,北京电视台《法治进行时》关于有学员报名克莱蒙商学院被骗的报道引爆了北京知翼的学员群。报道称,该学员于2020年9月与北京知翼签订合同,一年后拿到了克莱蒙MBA课程毕业证,却始终无法获得中国留学服务中心的国外学历学位认证书。

  消息一出,各个班级的学员纷纷致电北京知翼公司。一位学员向记者提供了她与已离职知翼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显示在事发次日,知翼没收了底层员工的工作手机,疑为怕他们“乱说话”。

  陈雪也询问了自己的教务老师,对方回复称,报道中的学员是因为没有通过英语考试才拿不到认证的。但对于能否通过留服认证的问题,教务老师不再正面回应,只是含糊其辞地告诉她等通知,并称拿不到认证可以退款。

  这让陈雪坐不住了,开始和同学一起商量着如何与北京知翼交涉来保护自身的权益。2022年1月21日,教务老师让不同班级选派代表前往知翼进行谈判,陈雪因在外地出差没有参加,另一位学员刘宇作为代表与北京知翼负责人见面,出面接待学员代表的负责人对报道内容进行了“解释”,并承诺给每位学员提供12000元的“英语培训费”,同时修改了合同中关于维权部分的条款。

  由于并不认同北京知翼提出的解决方案,刘宇等人没有在新协议上签字。有学员透露,公司曾私下联系几位意见强烈的学员,称可以签署一份补充协议,承诺“中国留学服务中心认证不通过可以退款”,但前提是“保密”。

  春节期间,学员们一直在等北京知翼的进一步回复。不料刚过完年,就有学员发现,北京知翼的工作人员已经联系不上了,该公司之前在国贸的办公地点也人去楼空。有学员找到北京知翼营业执照上的注册地址,发现同样关门大吉,大门贴着一张告示:因疫情原因,公司现全员线上办公。物业人员则表示“他们已提前退租”。

  一位北京知翼的销售人员告诉学员,自己于年前已被辞退。离职时,公司曾表示工资会分批发放,但截至目前,她仍未收到那笔尾款。据其介绍,目前知翼的员工大多已离职,管理层赵思阳也自称被遣散离职,负责办理留服认证的教务主任王斌则不明去留。2月22日,这位前员工再次发来消息称,“知翼的企业微信群已经解散。”

  为防止班群解散,刘宇组建了名为“跑路群”的维权小组。很快,有400多名学员加入,他们分别来自北京知翼运营的克莱蒙商学院和法兰西学院不同项目和班级。

  2月19日,陈雪和30名同学一起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花园路派出所报警。接待的民警告诉他们,近期已接到类似情况的报警超过百起。

  在北京知翼工作人员集体失联的情况下,克莱蒙MIB项目的学员陈锦与曾经任课的北航教师取得了联系。陈锦向多名授课老师询问知翼的去处,他们均表示不知情。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名教授也向记者确认,自己是同事王某介绍去讲课的,至今北京知翼没有支付过讲课费用,他同样联系不上当初对接他的教务人员。在记者与其同事王某的通话中,对方称自己与北京知翼并无更多关系,是更早前受邀去讲课的北航老师牵线搭桥,他才和对方认识的。

  学员王乐向深一度记者提供了两张全英文的授权书,据其介绍,授权书曾被张贴在北航致真大厦办公点接待室的墙上。其中,克莱蒙提供的授权书介绍,北京知翼有资格负责宣传、招生、财务管理,以及部分MIB(国际商业管理)项目的后勤工作。知翼的工作受到另一家校方认证、授权的Meilleure Education公司的监督。

  3月9日,王乐的同学收到克莱蒙工作人员Jacky Wang的回复。邮件中称其毕业证已寄往中国,详情请跟北京知翼公司联系。有学员表示,“知翼有没有获得授权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克莱蒙毕业证不能通过中留服认证。”

  法国克莱蒙商学院在回复北青深一度的邮件中表示,如果希望最终拿到文凭并且在教育部留服中心认证的话,需要到法国线下上课。

  3月24日,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留学人员学历学位认证工作的补充说明(二)》称,疫情期间一些海外院校就同一课程同时开设面授(含因疫情影响调整为在线授课的情况)和远程等授课模式,在此特别提醒留学人员,根据《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国(境)外学历学位认证评估办法》,跨境远程国(境)外学历学位证书和高等教育文凭暂不在我中心认证范围内。

  在2021年3月19日,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就在《补充说明》中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教育部留服中心根据疫情形势临时调整了学历学位认证的有关政策,对于受疫情影响,被迫选择通过在线方式修读部分或者全部课程的留学人员,在满足海外高校规定的学位授予条件后,其所获得的学位可以获得正常认证。

  《补充说明》还指出,部分国家的某些高校和中介机构以疫情为借口,不断推出各种在线课程,通过降低录取条件、毕业要求或缩短学习时长等方式,大肆招收中国学生就读,并声称不需出国就可以轻松获得海外文凭。这些行为涉嫌变相售卖文凭,严重侵害了留学人员利益。对于此类文凭,按照《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国(境)外学历学位认证评估办法》的有关精神,仍不在认证范围内。

  北京知翼涉嫌合同诈骗被警方立案

  仍在继续的骗局

  北京知翼人去楼空,但同样的套路仍在其它地方上演。

  来自江西的王飞是一名基层公务员,为了获得更快晋升的机会,王飞决定考取海外硕士学位。今年2月,王飞在同事介绍下接触到了成都科仕捷出国服务有限公司。她被推荐攻读法国巴黎高等管理-工商管理硕士学院的产品与市场营销管理硕士,费用为218000元,学制一年。

  此前,王飞查过这家公司资料,没有发现负面信息,再加上已修读一年的同事介绍,王飞便没有多想,按照教务老师的要求,提交了申请材料。在她与成都科仕捷签订的合同上明确写着,学位学历均可通过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认证。

  一周后,王飞收到了教务老师通过微信发来的录取通知书。由于她手头上钱不够,没有第一时间提交学费,只是将12000元的报名费汇到了公司账号。

  王飞的线上开学典礼在zoom上举行,刘宇也出现在了直播间里,因为他听说,部分北京知翼的学员被“安置”到了这个新课程,他在直播间发出提醒,告诉大家小心落入同样的“骗局”。

  在了解到刘宇的经历后,王飞前去询问成都科仕捷教务老师。对方没有正面回应,只是含糊其辞,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最终两人协商的结果是,王飞可以在看到上一届的学员拿到留服认证后,再补交学费尾款。

  王飞这才知道,单位的同事虽然去年9月就完成了相应课程,但一直没有拿到科仕捷承诺的毕业证。同事还以为这是正常现象,因为教务老师告诉他,此时法国学校正在放假。

  后来王飞通过从事留学中介工作的同学了解到,像科仕捷这类的“线上学习方式”,是得不到中留服认证的,疫情期间不能出国只是他们的“幌子”。

  刘宇告诉记者,他在王飞开学典礼上看到的所谓法国校方代表,与北京知翼开学典礼上自称克莱蒙商学院、法兰西学院的代表为同一人。更让他感到讽刺的是,在该直播间留言后,包括成都科仕捷在内的多家中介的销售人员都添加了他的微信,向他推介类似北京知翼的同类项目。

  3月22日,最早报案的王姓学员收到了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出具的《立案告知书》,北京知翼通航技术研究有限公司涉嫌合同诈骗一案符合立案条件,已经立案侦查。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除王辉、王斌、赵思阳外,其他人为化名)